爱久久首页资讯 查看内容

张小平离职背后:航天民企“跑步钱进”

2018年9月29日19时35分48秒| 发布者: 盼香| 查看: 1021| 评论: 0

张小平离职背后:航天民企“跑步钱进”在网络和朋友圈“刷屏”的“张小平离职事件”掀开了航天人才离职潮的一角。昨日,新京 ...

张小平离职背后:航天民企“跑步钱进” 2018-09-28 12:55:02

在网络和朋友圈“刷屏”的“张小平离职事件”掀开了航天人才离职潮的一角。昨日,新京报记者获悉,在航天系统多家研究所内,都有高级技术人员离职的情况,其中不乏大所所长和主任设计师等主力岗位。

年从西北工业大学航天学院毕业的李杰(化名)透露,年本科毕业的时候就有机会去西安的一家研究所,然后年博士毕业的时候,发现这家研究所的招聘要求也变成了博士,“相隔五年,我从本科变成了博士,去的是同一家研究所的同一个岗位,收入却相差无几。”

另外,对于收入问题,新京报网日的一篇报道称,一位航天系统科研人员告诉记者,“就算是公文属实,真的把张小平叫回来,也肯定开不出这样的收入。但是和张小平级别一样的研究员,不止万,一年下来大概税前万,税后万左右的样子,虽然没有市场化公司高,但比爆料中的收入水平还是要高一些的。”

“这是一个严重失实的事件,必须要以正视听。”该负责人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张小平确实是辞职了,但他没有脱密就走了。单位只是履行一个正常的程序要求他回来脱密,因为国家保密规定要求,要到其他单位就业必须脱密。但由于工作人员可能不太了解情况,为了让他回来脱密,在文件措辞上进行了渲染,夸大了他的个人贡献。

公开资料显示,蓝箭航天是全球第三家拥有液氧甲烷火箭发动机技术的火箭制造企业。按照规划,公司将在明年实现百吨级液氧甲烷火箭发动机量产,并于年进行中型液体运载火箭的试验发射。

张小平想跳槽说明了啥

目前国内民营航天公司尚处于起步阶段,关键技术尚需倚仗从体制内流出的有研发经验的技术人员。

在该知情人士看来,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的文件表述有夸大成分。作为副主任设计师,张小平远远没有达到文件所提到的重要程度。

其中小米创始人雷军投资的星际荣耀,成立于年月,年月正式投入运营,此前已获得过多轮融资,其中包括雷军掌管的顺为资本。年月日发射了第一枚商业火箭,顺为资本CEO许达来曾发文祝贺“我们上太空了”。

上述网文日上午开始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中大量转发,不过截至下午五点半,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发现首发的“紫竹张先生”微信公众号已删除文章。

北京青年报官微表示,该报记者随后联系了文章所提到的张小平之前就职的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六研究院院长刘志让。刘志让表示,张小平“本人擅自离职,经多次谈心做工作无效,为挽留此人,单位通过法律途径提起仲裁,在提供给相关机构的材料中有夸大其作用和贡献的表述,被其及网络利用进行炒作”。

“说单位不重视这种离职问题,肯定是假的,但是华为一个普通员工都比我们所长待遇高。确实开不出这么高的待遇,面对人才的流失,也就没有办法强留。”该研究员透露,“离开研究所基本就是两个去向:华为和民用航天公司,有能力的技术岗位,年薪基本可以给到万以上。”

月日下午,张小平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事公司会去处理,以单位说法为准,目前没有可透露的信息。

据北京青年报官微消息,日下午,记者联系到了张小平原来所在单位的上级单位,该单位负责人表示,“网传盖有单位公章的文件属实,系单位提交地方政府劳动仲裁庭机构的文件之一。月日,单位向仲裁庭提交了仲裁请求,同时提交了前述文件。月日仲裁庭开庭,并向张小平出示了此文件,张小平遂在朋友圈大量转发。”

在该知情人士看来,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的文件表述有夸大成分。作为副主任设计师,张小平远远没有达到文件所提到的重要程度。

据北京青年报官微消息,日下午,记者联系到了张小平原来所在单位的上级单位,该单位负责人表示,“网传盖有单位公章的文件属实,系单位提交地方政府劳动仲裁庭机构的文件之一。月日,单位向仲裁庭提交了仲裁请求,同时提交了前述文件。月日仲裁庭开庭,并向张小平出示了此文件,张小平遂在朋友圈大量转发。”

北京青年报官微表示,该报记者随后联系了文章所提到的张小平之前就职的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六研究院院长刘志让。刘志让表示,张小平“本人擅自离职,经多次谈心做工作无效,为挽留此人,单位通过法律途径提起仲裁,在提供给相关机构的材料中有夸大其作用和贡献的表述,被其及网络利用进行炒作”。

该负责人同时表示,该文件为一个下级研究所所拟定,“行文表述的确不妥,诉求又不太明确,外送信息把关有漏洞,以后在处理类似文件时需要反思的事情比较多。”

从技术储备来看,民营火箭企业技术依靠国家队的输出。“国内民营的火箭公司,其实也站在科工(航天科工集团)的肩膀上,没有科工这么多年在行业里面的耕耘,也就没有国内目前商业航天的发展,这个是必然的。”火箭企业星途探索CEO梁建军说。

起源:网文披露张小平离职消息,引发舆论关注

“培养人才是付出代价的,单位希望挽留是可以理解的,我们要为大批基层默默无闻工作的人点赞,更要看到航天事业发展离不开自力更生、无私奉献的航天精神。”刘志让称。

其中,地方政府起到了助推作用,包括零壹空间、蓝箭航天等企业均获得来自地方政府的扶持。目前蓝箭航天获得超过亿元的融资中,有超过亿元来自湖州市军民融合专项综合投资,而零壹空间亦获得重庆两江航空产业投资集团的入股。相应地,这些民营火箭企业亦将产能布局在当地,形成火箭研发的上下游产业链。

网络文章写道,张小平在跳槽私企后,原单位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以红头文件方式“喊话”称:突然发现没有张小平整个项目都瘫痪了,甚至会影响到我国载人登月的重大战略计划,于是写了公文“恳请派人让他回来继续研究项目”。

新京报记者 陆一夫

“从运载火箭的整个产业链来说,除了上游的技术材料和火箭之外,中游会涉及一些装配设施的工作。目前在北京不太具备那些条件,尤其是涉及量产。”星途探索CEO梁建军告诉记者,由于人才聚集,亦庄适宜作为火箭研发总部,但具体的生产制造环节只能放到其他省市进行。

这篇网文从“国企不注重人才”落笔,指出张小平离职前待遇是万一年,跳槽后年薪百万。

上述网文日上午开始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中大量转发,不过截至下午五点半,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发现首发的“紫竹张先生”微信公众号已删除文章。

北京青年报官微表示,该报记者随后联系了文章所提到的张小平之前就职的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六研究院院长刘志让。刘志让表示,张小平“本人擅自离职,经多次谈心做工作无效,为挽留此人,单位通过法律途径提起仲裁,在提供给相关机构的材料中有夸大其作用和贡献的表述,被其及网络利用进行炒作”。

一位航天系统内部人士透露,今年年初,自己所工作的航天研究院的一位所长,已经跳槽去了民用航天,不久之后,一位主任设计师也跳槽到民用航天。

“从运载火箭的整个产业链来说,除了上游的技术材料和火箭之外,中游会涉及一些装配设施的工作。目前在北京不太具备那些条件,尤其是涉及量产。”星途探索CEO梁建军告诉记者,由于人才聚集,亦庄适宜作为火箭研发总部,但具体的生产制造环节只能放到其他省市进行。

对此,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相关负责人向四川媒体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自媒体写的完全夸张的耸人听闻的事情,单位绝不是要求“绑架”他回来。

今年以来,多家民营火箭企业纷纷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例如在发射完国内首枚自研的探空火箭不久后,星际荣耀便宣布完成A轮融资,累计融资超亿元;零壹空间亦在今年月和月完成两轮融资,四轮融资总额将近亿元。

“虽然Space X已经证明了商业航天的可行性,但是我们国家的民用航天还属于萌芽阶段,公司较少。”小徐说,“航天领域还是比较传统,三分之二的同学毕业后都会进入研究所工作,之所以选择民用航天公司,除收入因素外,主要还是看自己想过什么样的生活。研究所并不意味着压力小或者不加班。”

突变:张小平原单位承认“影响登月”等说法为夸大表述

既然“对全局并不会产生太大影响”,那为何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还要发文让其“回来”呢?

“从运载火箭的整个产业链来说,除了上游的技术材料和火箭之外,中游会涉及一些装配设施的工作。目前在北京不太具备那些条件,尤其是涉及量产。”星途探索CEO梁建军告诉记者,由于人才聚集,亦庄适宜作为火箭研发总部,但具体的生产制造环节只能放到其他省市进行。

昨日,有蓝箭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我们最怕的就是上级主管部门以为这件事是我们故意炒作。”蓝箭的竞品公司们最担心的就是相关单位会因为此事进一步加强对人才出走的限制。

俗话说地球离了谁都转,偌大一个国家的重大战略项目,不可能因为某个人的出走而瘫痪。而且,据说此单位实际待遇也没那么差,工资或许不算多,但有房有福利。至于一来二去个中原委,留待权威部门揭晓。个人以为,整件事之所以引围观,是因为吃瓜群众看到了航天领域固有的利益、权力壁垒和开放的市场机制之间博弈的火花。rn

该负责人表示,张小平就是一个普通的设计师,并不是真的有这么大的个人贡献,他的离职更不会对研究工作造成任何影响。

“这是一个严重失实的事件,必须要以正视听。”该负责人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张小平确实是辞职了,但他没有脱密就走了。单位只是履行一个正常的程序要求他回来脱密,因为国家保密规定要求,要到其他单位就业必须脱密。但由于工作人员可能不太了解情况,为了让他回来脱密,在文件措辞上进行了渲染,夸大了他的个人贡献。

原委:张小平就一普通设计师,离职不会对研究造成影响

“培养人才是付出代价的,单位希望挽留是可以理解的,我们要为大批基层默默无闻工作的人点赞,更要看到航天事业发展离不开自力更生、无私奉献的航天精神。”刘志让称。

其中,地方政府起到了助推作用,包括零壹空间、蓝箭航天等企业均获得来自地方政府的扶持。目前蓝箭航天获得超过亿元的融资中,有超过亿元来自湖州市军民融合专项综合投资,而零壹空间亦获得重庆两江航空产业投资集团的入股。相应地,这些民营火箭企业亦将产能布局在当地,形成火箭研发的上下游产业链。

在更早时候,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相关人员亦对澎湃新闻表示,针对此事,暂时没有可以答复的信息,稍晚或通过官方网站作出回应。

按照这名张小平原单位上级单位负责人的说法,网文所示的盖章公文确实存在,是为一起劳动仲裁案件的提交的材料,经当事人张小平在朋友圈转发后引发舆论关注。

新京报记者 任娇 陆一夫 蔡浩爽

昨日,有蓝箭工作人员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我们最怕的就是上级主管部门以为这件事是我们故意炒作。”蓝箭的竞品公司们最担心的就是相关单位会因为此事进一步加强对人才出走的限制。

按照这名张小平原单位上级单位负责人的说法,网文所示的盖章公文确实存在,是为一起劳动仲裁案件的提交的材料,经当事人张小平在朋友圈转发后引发舆论关注。

另外,对于收入问题,新京报网日的一篇报道称,一位航天系统科研人员告诉记者,“就算是公文属实,真的把张小平叫回来,也肯定开不出这样的收入。但是和张小平级别一样的研究员,不止万,一年下来大概税前万,税后万左右的样子,虽然没有市场化公司高,但比爆料中的收入水平还是要高一些的。”

北京青年报官微表示,该报记者随后联系了文章所提到的张小平之前就职的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六研究院院长刘志让。刘志让表示,张小平“本人擅自离职,经多次谈心做工作无效,为挽留此人,单位通过法律途径提起仲裁,在提供给相关机构的材料中有夸大其作用和贡献的表述,被其及网络利用进行炒作”。

该负责人表示,张小平就是一个普通的设计师,并不是真的有这么大的个人贡献,他的离职更不会对研究工作造成任何影响。

另外,对于收入问题,新京报网日的一篇报道称,一位航天系统科研人员告诉记者,“就算是公文属实,真的把张小平叫回来,也肯定开不出这样的收入。但是和张小平级别一样的研究员,不止万,一年下来大概税前万,税后万左右的样子,虽然没有市场化公司高,但比爆料中的收入水平还是要高一些的。”

这一说法得到了张小平原单位领导的支持。

既然“对全局并不会产生太大影响”,那为何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还要发文让其“回来”呢?

对此,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相关负责人向四川媒体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自媒体写的完全夸张的耸人听闻的事情,单位绝不是要求“绑架”他回来。

“科学研究是一个试错的过程,民企承担不起前面的次。”军事专家、知名军事评论员董健告诉记者,因为国企和研究机构有国家资本投入,底子上是民企不能比的,“体制内人才到了民企可能很快就能搞出成果,但前面次试验的基础都有赖于国家投入。”

对此,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相关负责人向四川媒体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自媒体写的完全夸张的耸人听闻的事情,单位绝不是要求“绑架”他回来。

“培养人才是付出代价的,单位希望挽留是可以理解的,我们要为大批基层默默无闻工作的人点赞,更要看到航天事业发展离不开自力更生、无私奉献的航天精神。”刘志让称。

北京青年报官微表示,该报记者随后联系了文章所提到的张小平之前就职的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六研究院院长刘志让。刘志让表示,张小平“本人擅自离职,经多次谈心做工作无效,为挽留此人,单位通过法律途径提起仲裁,在提供给相关机构的材料中有夸大其作用和贡献的表述,被其及网络利用进行炒作”。

隐忧 民营火箭创业公司担心揽才更难

跳槽 “不是我们收入低,是外面开得太高”

对此,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相关负责人向四川媒体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自媒体写的完全夸张的耸人听闻的事情,单位绝不是要求“绑架”他回来。

“这是一个严重失实的事件,必须要以正视听。”该负责人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张小平确实是辞职了,但他没有脱密就走了。单位只是履行一个正常的程序要求他回来脱密,因为国家保密规定要求,要到其他单位就业必须脱密。但由于工作人员可能不太了解情况,为了让他回来脱密,在文件措辞上进行了渲染,夸大了他的个人贡献。

网络文章写道,张小平在跳槽私企后,原单位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以红头文件方式“喊话”称:突然发现没有张小平整个项目都瘫痪了,甚至会影响到我国载人登月的重大战略计划,于是写了公文“恳请派人让他回来继续研究项目”。

月日,一篇题为《离职能直接影响中国登月的人才,只配待在国企底层?》的文章刷屏朋友圈,内容虽诙谐离奇却直指现实弊端,令人不吐不快。国企论资排辈待遇低,技术骨干出走谋高薪,老桥段唱出新彩,皆因一封萧何夜追般火急火燎的公文。

原委:张小平就一普通设计师,离职不会对研究造成影响

近日,一篇题为《离职能直接影响登月的人才,只配待在国企底层?》的网络文章在微博、微信朋友圈等网络平台引起热议。

另外,对于收入问题,新京报网日的一篇报道称,一位航天系统科研人员告诉记者,“就算是公文属实,真的把张小平叫回来,也肯定开不出这样的收入。但是和张小平级别一样的研究员,不止万,一年下来大概税前万,税后万左右的样子,虽然没有市场化公司高,但比爆料中的收入水平还是要高一些的。”

新京报记者 陆一夫

与此同时,另有来自航天六院的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张小平确实在今年离开了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但其属于未经审批擅自离职。由于双方就离职问题未达成一致,网传材料实际是该所人事部门提交给劳动仲裁机构的,由于未经多道审核,内容存在较大偏差。

随着Space X等民间火箭企业的出现,商业卫星发射的门槛大大降低,谷歌、Facebook和Space X等公司均有意组建卫星网络,从而成为宽带卫星互联网运营商。

蓝箭航天透露,其湖州智能制造基地将具备余人办公生产规模,预计年将形成年产台发动机、枚中型运载火箭的能力。目前蓝箭航天获得超过亿元融资。

原委:张小平就一普通设计师,离职不会对研究造成影响

新京报记者 任娇

“这是一个严重失实的事件,必须要以正视听。”该负责人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张小平确实是辞职了,但他没有脱密就走了。单位只是履行一个正常的程序要求他回来脱密,因为国家保密规定要求,要到其他单位就业必须脱密。但由于工作人员可能不太了解情况,为了让他回来脱密,在文件措辞上进行了渲染,夸大了他的个人贡献。

年从西北工业大学航天学院毕业的李杰(化名)透露,年本科毕业的时候就有机会去西安的一家研究所,然后年博士毕业的时候,发现这家研究所的招聘要求也变成了博士,“相隔五年,我从本科变成了博士,去的是同一家研究所的同一个岗位,收入却相差无几。”

作为站在舆论风暴中心的关键人物,张小平并不愿过多表态。月日下午,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事公司会去处理,以单位说法为准,目前没有可透露的信息。

据北京青年报官微消息,日下午,记者联系到了张小平原来所在单位的上级单位,该单位负责人表示,“网传盖有单位公章的文件属实,系单位提交地方政府劳动仲裁庭机构的文件之一。月日,单位向仲裁庭提交了仲裁请求,同时提交了前述文件。月日仲裁庭开庭,并向张小平出示了此文件,张小平遂在朋友圈大量转发。”

新京报记者 任娇 陆一夫 蔡浩爽

该负责人同时表示,该文件为一个下级研究所所拟定,“行文表述的确不妥,诉求又不太明确,外送信息把关有漏洞,以后在处理类似文件时需要反思的事情比较多。”

在更早时候,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相关人员亦对澎湃新闻表示,针对此事,暂时没有可以答复的信息,稍晚或通过官方网站作出回应。

“不是我们收入太低,是外面的公司开得太高了。”一位在航天系统研究所工作的科研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单位也走了不少人,张小平这个级别的有,甚至还走了一个更高级别的。基本收入会涨两到三倍,不然没人愿意走。”

突变:张小平原单位承认“影响登月”等说法为夸大表述

科技观察家

原委:张小平就一普通设计师,离职不会对研究造成影响

其中小米创始人雷军投资的星际荣耀,成立于年月,年月正式投入运营,此前已获得过多轮融资,其中包括雷军掌管的顺为资本。年月日发射了第一枚商业火箭,顺为资本CEO许达来曾发文祝贺“我们上太空了”。

科技观察家

网络文章写道,张小平在跳槽私企后,原单位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以红头文件方式“喊话”称:突然发现没有张小平整个项目都瘫痪了,甚至会影响到我国载人登月的重大战略计划,于是写了公文“恳请派人让他回来继续研究项目”。

新京报记者 陆一夫

作为站在舆论风暴中心的关键人物,张小平并不愿过多表态。月日下午,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事公司会去处理,以单位说法为准,目前没有可透露的信息。

公开资料显示,蓝箭航天是全球第三家拥有液氧甲烷火箭发动机技术的火箭制造企业。按照规划,公司将在明年实现百吨级液氧甲烷火箭发动机量产,并于年进行中型液体运载火箭的试验发射。

俗话说地球离了谁都转,偌大一个国家的重大战略项目,不可能因为某个人的出走而瘫痪。而且,据说此单位实际待遇也没那么差,工资或许不算多,但有房有福利。至于一来二去个中原委,留待权威部门揭晓。个人以为,整件事之所以引围观,是因为吃瓜群众看到了航天领域固有的利益、权力壁垒和开放的市场机制之间博弈的火花。rn

文章中“红头文件”、“国企跳槽私企”、“百万年薪”、“载人登月计划”等字眼都引发了读者高度关注,而文章附上的红头文件照片则白纸黑字写着这名过去名不见经传的工程师张小平将会“影响到我国载人登月的重大战略计划”,这些都让人不得不相信张小平的这次跳槽“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跳槽 “不是我们收入低,是外面开得太高”

隐忧 民营火箭创业公司担心揽才更难

公开资料显示,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是我国液体火箭发动机的研究、设计单位,隶属于航天科技集团推进技术研究院。

据美国卫星产业协会(SIA)统计,至年间,卫星发射市场空间保持在亿-亿美元之间。其中,年火箭市场将迎来爆发式增长的一年,预计今年发射次数将翻番至次左右。

在该知情人士看来,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的文件表述有夸大成分。作为副主任设计师,张小平远远没有达到文件所提到的重要程度。

北京青年报官微表示,该报记者随后联系了文章所提到的张小平之前就职的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六研究院院长刘志让。刘志让表示,张小平“本人擅自离职,经多次谈心做工作无效,为挽留此人,单位通过法律途径提起仲裁,在提供给相关机构的材料中有夸大其作用和贡献的表述,被其及网络利用进行炒作”。

随着Space X等民间火箭企业的出现,商业卫星发射的门槛大大降低,谷歌、Facebook和Space X等公司均有意组建卫星网络,从而成为宽带卫星互联网运营商。

“这是一个严重失实的事件,必须要以正视听。”该负责人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张小平确实是辞职了,但他没有脱密就走了。单位只是履行一个正常的程序要求他回来脱密,因为国家保密规定要求,要到其他单位就业必须脱密。但由于工作人员可能不太了解情况,为了让他回来脱密,在文件措辞上进行了渲染,夸大了他的个人贡献。

在网络和朋友圈“刷屏”的“张小平离职事件”掀开了航天人才离职潮的一角。昨日,新京报记者获悉,在航天系统多家研究所内,都有高级技术人员离职的情况,其中不乏大所所长和主任设计师等主力岗位。

对此,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相关负责人向四川媒体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自媒体写的完全夸张的耸人听闻的事情,单位绝不是要求“绑架”他回来。

新京报记者 蔡浩爽

新京报记者 陆一夫

“挖走”张小平的蓝箭航天类似版的“Space X”。年月,马斯克旗下Space X发射猎鹰重型火箭,将一辆红色特斯拉射向太空,引发全球关注。年月日,蓝箭航天宣布其研发的运载火箭“朱雀一号”完成总装,计划于今年第四季度发射。

公开资料显示,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是我国液体火箭发动机的研究、设计单位,隶属于航天科技集团推进技术研究院。

另外,对于收入问题,新京报网日的一篇报道称,一位航天系统科研人员告诉记者,“就算是公文属实,真的把张小平叫回来,也肯定开不出这样的收入。但是和张小平级别一样的研究员,不止万,一年下来大概税前万,税后万左右的样子,虽然没有市场化公司高,但比爆料中的收入水平还是要高一些的。”

可以预见,国家队人才还将陆续出走,对此只能表示遗憾。毕竟,只是单纯用家国情怀拴住人才的做法不仅不能长久,更是违背市场规律、阻碍创新的。举国体制是我们的优势,不应沦为新时期科技发展的负累。实际上,不论国家队还是民间队,只要能推动我国航天事业发展就是爱国队;不管人才在“墙里”还是“墙外”搞科研,都是在为国家科技进步作贡献。

近日,一篇题为《离职能直接影响登月的人才,只配待在国企底层?》的网络文章在微博、微信朋友圈等网络平台引起热议。

“挖走”张小平的是航天民企蓝箭航天,该公司研发的运载火箭“朱雀一号”即将在四季度发射。这背后是大量资本纷纷入局。对航天人才的争夺才刚刚开始。

对此,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相关负责人向四川媒体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自媒体写的完全夸张的耸人听闻的事情,单位绝不是要求“绑架”他回来。

既然“对全局并不会产生太大影响”,那为何西安航天动力研究所还要发文让其“回来”呢?

新京报记者 蔡浩爽

作为站在舆论风暴中心的关键人物,张小平并不愿过多表态。月日下午,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此事公司会去处理,以单位说法为准,目前没有可透露的信息。


郑重声明:
  本文转载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爱久久立场。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有价值的信息,如采编人员采编有误或者版权原因,欢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后修改或删除。
  • 期市CTA策略一枝独秀 1.5万只私募争相布局期市CTA策略一枝独秀 1.5万只私募争相布局
  • 首批25家网贷存管银行白名单出炉 存管大户江西银行意外落榜首批25家网贷存管银行白名单出炉 存管大户江西银行意外落榜
  • 全球前十大IPO交易半数来自中国发行人全球前十大IPO交易半数来自中国发行人
  • 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刚发布 但一些上市公司已抢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刚发布 但一些上市公司已抢跑
  • 山东首富张士平卸任魏桥集团董事长 张波正式接班山东首富张士平卸任魏桥集团董事长 张波正式接班
热门文章
分析快报
关注我们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微信和QQ群,了解最新精彩内容


打开微信扫码与爱久久面对面交流

Powered by 爱久久   © 2017 www.rongoodetoyota.com Inc.   正在备案中……    UED:爱久久      

返回顶部